人民网宁波2月23日电 新学期,宁波诺丁汉大学中文课的讲台上出现了一个洋面孔。老外教书在宁波诺丁汉大学这所面向全球招聘教师的学校本来就很正常。可是,来自德国的Thomas Hirzel教中文,这在宁波还真是第一人。

“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Thomas本硕博学的都是中国学,十多年全部扑在中国相关的研究上面。还在德国的时候,他就教过中国历史、中国哲学和文言文。对,文言文!他还是一名研究清朝奏折的专家!这,恐怕在中国人里也找不出几个。

Thomas和中国的情缘始于1993年。那年,他被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蒂宾根大学(Eberhard Karls Universit?t Tübingen)录取,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本硕连读。蒂宾根大学是德国的精英大学,在人文科学领域享有盛名。哲学家黑格尔、诗人荷尔德林都曾就读于此。Thomas的主攻方向为中国学、日本学和哲学。

八年间,从语言到文化、从政治经济到历史哲学,Thomas涉猎广泛、钻研深透。“文言文是必须上的,这也是课程的一个部分。再说,不读《孔子》和《庄子》,怎么敢说了解中国哲学呢?学文言文的确很难,感觉就是一门新的外语,语法和句型和之前学的中文完全不一样,但是学进去了就其乐无穷。”

Thomas不仅拿下文言文,还研究起了中国晚清时期的奏折。奏折,估计身边见过的人也不多吧。远在德国的Thomas要拿到这些一手资料也没少费工夫。全球各种数据库翻了个遍,文献传递没少花钱。好在热心的中国学者回国总能帮忙捎带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文本复印件,再加上自己跑了几次台湾搜寻资料,精神食粮总算是齐活了。

2005年,Thomas获研究基金攻读博士,主要研究乾隆至道光时期的经济,重头戏就在浙江。这期间,他3次到中国,到云南、北京、上海、苏州和杭州搜集文献、进行实地考察。2011年,他的博士论文《从18-19世纪江浙铸币金属采购看清朝的组织能力》出炉并发表,他也以极优等(Magna Cum Laude)的成绩获博士学位。

“我曾经花费大量的时间、研究各种数据,试图再现云南铜矿运输的交通网络。但是,当我踏上云南的土地、亲眼看到这些人迹罕至的小路的那一刻,我还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中国之行让Thomas流连忘返,他希望日后能到这个东方大国定居、说流利中文、做中国研究。

2014年,Thomas应聘来到宁波诺丁汉大学教德语。今年开始,他兼任中文老师。他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宁诺中国学专业的学术教师,在宁波教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在这个富饶的港口城市深入研究宁波帮和海上丝绸之路。

“中国学者多历史上的中国事件和对中国的影响。作为一个外国人,我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与之关联的全球事件和影响。或许,我能给中国研究带来一点新东西呢!”

Thomas十分喜欢龙的图腾。为此,还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叫贺龙飞。(陈金莲、胡敏)

Related Post